玻璃花园

【孙肖群百日DAY67】恋人扭蛋2

1 设定纯属瞎扯,一样的只有扭蛋。

2 胡言乱语系列之二

3 只是想写水到渠成的肉(。

4 没剧情,只有傻白甜。

5 求投喂啊(跪下

<三>

虽然恋爱经验不多,但是肖时钦在过去的24个年头里一直活得笔直笔直的。并不是他歧视同性恋,相反地在这是个同性恋普遍被认可的社会,而且他也有不少友人都踏上了搞基的不归路,所以在好基友们的耳濡目染下他已经全然认同搞基与搞姬。

 

但是那并不代表肖时钦的性取向是男,更不代表他不抗拒被强吻。

 

虽然肖时钦内心对那个略有夸大其词的吻耿耿于怀,而其实不过是那个在浴室里的青年撬开他的舌关胡搅乱搞了一番,并不是一个浪漫的吻。而那个青年,此刻正突兀地在平日只有肖时钦一个人的单身公寓里赖着。

 

孙翔穿着肖时钦的汗衫和七分裤坐在地毯上,用肖时钦的大荧幕电视和Xbox游戏机酣战着,看得肖时钦心情复杂无比,终究秉持着待客之道,给孙翔端上了一杯咖啡。

 

“唔……”孙翔停下手中的活儿接过杯子,立马就撅着嘴巴一脸苦仇大恨:“有没有果汁啊?”

“没。”肖时钦不悦了:“爱喝不喝。”

“你这个人看起来那么温和实际咋那么暴躁呢……好苦!”

孙翔啜了一口就如临大敌地放下了。

肖时钦翻了个白眼说:“等会儿我要出门买东西,你跟我一起去吧。”

“哈?我这关还没闯过呢!”

“单机游戏小事情而已。”肖时钦认清了这是个需要哄的主,“回头再打,那些是我全部的存粮。”肖时钦指了指一地的吃剩的零食包装袋,“不出去的话没晚饭。”

“暂停得多破坏气氛,才不是小事情……嗯?肖时钦,小事情?”孙翔惊奇地发现谐音,自娱自乐地玩起肖时钦的外号。

肖时钦被熊孩子在嘴皮子上占着便宜烦得心塞得不行,终于忍无可忍。

“闭嘴。”

 

起先肖时钦只是不放心把陌生人留在自己家里所以出门才带上孙翔,而现在,肖时钦简直想叫顺丰快递将他打包送回屋里去。

 

孙翔环着肖时钦的肩膀,任凭被环着的人气急败坏地试图挣脱,像全然没发现一样雷打不动地粘着肖时钦,重点是肖时钦发现该死的他竟然挣不开。世风日下,这种举动无疑会受到路人的瞩目。他已经收到了来自大街上路人腐女甲乙丙亢奋而炙热的目光。孙翔感受到所有物被觊觎的威胁,强势地紧了紧手臂拉近了距离,惹得路边扎堆穿着制服的高中生妹子幸福地捂着嘴尖叫连连。

 

肖时钦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既然武力行不通,肖时钦只能换个理论上对孙翔更加行不通的沟通策略。

“孙翔,我们打个商量,走路能别搂搂抱抱的么。”肖时钦顿了一下,“影响不好。”

“恋人难道不是该黏糊糊的吗?”

“……我们不是恋人。”

“你不是想要个恋人?那你扭恋人扭蛋干嘛?”孙翔不解都写在脸上,蹙眉沉吟了一会:“还是你对我不够满意?”

肖时钦被噎了一下,显然作为单身狗的他的确是被脱团的小心思诱惑了才打开了那个扭蛋。

“……我想要女朋友而不是男朋友。”

“那你是扭错了扭蛋机?小事情你不是吧太水了哈哈哈♂和♀都分不清楚么?!”

肖时钦心好累啊,回头一定要好好收拾怂恿者戴妍琦。

而在懊悔之余,孙翔已经扯开话题,忽悠着他走进了一家男装店。

“不说这个了,小事情你来试试衣服。”从货架上拿下几件合他胃口的,孙翔兴致满满地说:“咱们来穿情侣装吧!!”

 

<四>

本来只是出门采购食材,结果却买了一大堆孙翔的日常必需品和衣服回来。好在肖时钦在就职的广告公司有个好职位还混得风生水起不差钱,否则非得肉疼死。然后生活节俭的肖时钦确实也想剁了怎么都停不住刷卡的手。

 

更重要的是,被孙翔感染头脑发热地买下的两人的衣服全部都是同款不同色。

明明回头都想处理掉他了,肖时钦懊恼地捂住脸。

之前信誓旦旦地表示绝对不搞基,万一喜闻乐见把这个添乱小祸害留下还发展了,脸皮薄的肖时钦绝对承受不住恶友们和腐妹子们调戏。

[我感觉我还需要再抢救一下。]

自知心软还特别乐意照顾人的肖时钦接近绝望地想。

 

两人吃过晚饭后,肖时钦躲在阳台跟戴妍琦打电话。

“组长?有什么事吗?”接听的时候戴妍琦显得很诧异,就她的了解,完成工作以后肖时钦必定睡得日夜颠倒不省人事才能调节状态。

“小戴……”肖时钦好踌蹴,“你明天有空么?带我去处理掉那个扭蛋吧。”

“诶???!组长那个扭蛋开出次品了么???”

“并不是……小戴你抽的是不是男朋友扭蛋……那个扭蛋开出……一个男青年。”

只听得电话另一头突然沸腾了起来,各种欢腾的讨论声东西毫不抑制地爆发出来。

肖时钦泪流,孩子长大还长歪了,爹地心好痛。

“咳咳不好意思组长……我今天刚和沐橙姐她们一起去only,现在在宾馆分脏呢。”

肖时钦心想不用跟我解释我都懂。

“所以麻烦你带我去处理的地方吧。”

“诶……可是明天电玩城不开业。我是在叶神那个零售点买的你懂得!”

肖时钦深吸一口气:“……那就周一吧!你们玩先挂了。”

“诶诶诶,组长?!”戴妍琦握着手机,只听得一阵滴滴滴的通话结束的声音。

 

肖时钦是听到瓷器碰撞发出的响声才急匆匆地挂断电话的。

跑到厨房的时候孙翔抱着一堆餐具保持着滑稽的不小心滑倒在地上的坐姿,两个陶瓷碟子不凑巧地没抓紧摔在地上碎了个彻底。

说好的家务技能点呢?!肖时钦只觉得头突突地疼。

 

把餐具接过来放到水池了,将孙翔扶到椅子上坐好,拿来药箱给孙翔被碎片划开的伤口贴上止血贴,期间孙翔就像个自知干坏事的小孩儿一样沮丧又不服气。

 

肖时钦又在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厨房地板太就没擦过……”

“我去擦!!!”孙翔猛地抬起头。

“我的意思是不是你的错。”总是大大咧咧的孙翔一副苦瓜脸让他看得于心不忍,而他也知道孙翔这么对他察言观色小心翼翼是担心被处理掉。而他这副不甘于做错事的样子恰恰戳到肖时钦的软处。

孙翔赞同地点点头,显然接受了肖时钦的说法:“我除了做家务啥都行。”

“是是是。”肖时钦只得哭笑不得地应和。

 

而之后的,看到洗完澡的孙翔换上了同款式的睡衣爬到自家唯一的床上并死活赖着不肯走的肖时钦,已经几乎失去了反抗领土被侵占的欲望。


-TBC-

评论(1)
热度(28)

玻璃花园

全职出坑,现只刷lol电竞圈。

© 玻璃花园 | Powered by LOFTER